[文字版] 小明Alog: 許生的夜-男人的白蛇與法海

小明Alog | 許生的夜-男人的白蛇與法海

文字/Howl

在十月初從英國回到台灣,經過隔離之後,在十月24號搭上前往台東的火車。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,到現在都還沒有實際走進場地,和別人一起看演出。回想英國封城時,如末日電影般的場景,所有活動只剩上線的選擇,對比台灣的如常,感覺有點超現實。

這次打算看的演出是台東藝穗節許生的夜-男人的白蛇與法海,除了演出本身,另外一個十分吸引人的點就是演出的場域,舊台東縣立游泳池。

我利用火車在花東縱谷飛奔的空檔,查找了這個半廢棄的泳池的緣由。根據自由時報、聯合報、芋傳媒的報導,這座位於市中心的游泳池建於1987年,因為設備老舊,使用率低,縣府於2014年,與旁邊的圖書館一起,包裹成圖書館與泳池共構的計畫,競圖與招標。但經過12次招標,都沒有廠商投標。眼看著可能會因為計畫效率執行低落,被中央政府收回部分補助,縣府只好捨棄共構的概念,著重於圖書館的修建,而泳池也只好另尋他案。也就是說,在演出之後,可預見的未來內,泳池的結構體將不復存在。

英國的場地限定表演(Site-specific performane)研究與創作者Phil Smith曾提到,不論是哪一種地方,表演都為場域本身帶來關注,而關注便會延伸成討論。仔細查看了上述報導的發表時間,都落在今年九月初,剛好是台東藝穗節開始的時間,這樣的現象似乎呼應了Phil Smith的說法,話說台東藝穗節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藝穗節,但這樣的超譯和誤讀都是後話了。蘋果日報的報導就著重於後續引發的關注與討論,呈現的大多是對游池計畫落空的失望與批評,另外有趣的是這篇報導的標題:泳池當舞池,問號。

知情與不知情,當表演選擇在場域發生時,必然將會與其脈絡與氛圍交融,不論在作品內和外,作品本身是否與此有關。

到達台東,在Hostel放下行李,簡單打點之後,我就前往表演場地。觀眾先在泳池外的入口處集結驗票,伴隨著前台不時穿梭接待民眾,旁邊賣關東煮的小販,和觀眾彼此的交談,心情就像是準備打開的氣水,這些,當然是在看線上表演時所沒有的。

白蛇傳的故事我們都不陌生,在當代著視角下,總與邊界、情慾、禁忌、法理、掙扎等主題緊密相連。但這次的表演似乎想幫我們開啟另外一個視角,從許仙的視角來切入這些主題。

表演一開始便以震耳欲聾的電音作為進場,在泳池的一側搭建起傳統戲曲的舞台,而觀眾則被邀請至泳池中央,再多的觀眾,在由八條五十公尺的標準水道所構建的泳池中都顯稀疏,聲響在諾大的泳池四周迴盪,我們彷彿進入了許仙的情慾世界,斑駁的泳池,乾凅的水紋,都暗示著這個世界的疲乏。

如同表演的介紹,作品由融合戲曲、藝陣、行為、聲響等,一開始便以歌仔戲的方式帶觀眾重新溫習的白蛇傳的故事,其中不乏插科打渾、嬉笑怒罵,但角色口中的許仙卻始終沒有出現。終於,在這段表演的尾聲,角色們宣佈許仙即將出現,也請我們觀眾離開泳池中間至旁的觀賽席,在觀眾移動時,場地也從明亮轉為幽暗。

回過頭來看,這可能是整場表演最主要的章節轉折處,在此之前,許仙尚未登場,結構明確、敘事清晰;在此之後更多的是拼貼與抽象的場景流動。雖說是處理非寫實的場景,但創作團隊並非選擇,如愛麗絲夢遊仙境一般的遊記敘事,此一處理留給觀眾許多的想像空間,也更貼近真實。

在幽暗中,不知何時何處,許仙安靜地出現了,他一人默默地玩弄著手電筒,在諾大的泳池中,顯得寂寥。不久,其他身著泳衣的表演者出現,帶著各種充氣玩具,包含充氣娃娃,就是那種充氣娃娃,用滑板在池中乾游和嬉鬧,隨後更有鋼管舞者,在泳池中央搭建的小舞台上,勁歌熱舞。

游泳池本身代表的,就是一個人造的、情慾流動的場所,那麼這樣的空絕破敗是否也代表其一去不復返?作品本身巧妙的結合一個廢棄泳池的意涵,招喚出中年男子,情慾裡的魑魅魍魎。

許生在自己的意識裡,一字一句聲聲喚,與自己倒映的鬼魅糾纏。它們時而分散,時而聚合,表演者拾起發光的幾何結構,化作巨大的獸,與許生爭鬥,但,就算打到了妖孽,那又如何。

另外值得專注的是火在表演中的運用,不論是散落在泳池中,表演者互動的篝火;以線狀照亮泳池兩側,兩難的火;以及一鳴驚人的煙火。除了視覺上的鮮明的效果,更體現了慾望的流轉與消融。

最後隨著音樂的吹奏聲響起,伴隨著場外垃圾車的聲音若隱若現,我們目送著許仙的奇思謬想終結。曾經發生的,那些奔騰湧動的、排山倒海的、其實並沒有消失,只是被你燒了、散了、荒蕪了。

表演散場後我並沒有立刻離去,而是到離泳池不遠的鐵花村閒晃。綜觀整場演出,許生的夜-男人的白蛇與法海,承接了場域的氛圍與脈絡,用奇幻的口吻,提供我們另一個觀看白蛇傳的視角,也照應著我們心裡幽微的角落。彷彿我能從演出中看見,那位躺在床上滑Tinder的大叔。演出的些許轉折處縱然有些突兀,但並不影響作品所構建的世界。

或許這才是我還在鐵花村閒晃的原因,作為我接近一年看的第一場實際演出的結尾。最後,我想問大家,對一個剛從國外回來,已經很久沒看實際演出的朋友,你會推薦看的第一個表演是什麼呢?

本集為呼應我們九月在Artism線上雜誌共筆的文章,podcast作為一種評論,的嘗試與探索。特別感謝創作團隊,肉捌國際與天團的協助和素材提供;還有在英國的其他小明,不斷忍受我炫耀看過的演出;以及不會在我騎車的時候衝出來對我吠叫的狗。

註釋

  • 「許生的夜-男人的白蛇與法海」 : 肉捌國際、天團在2016年以獨特方式在台北淡水河上演出《他媽的茱麗葉》榮獲臺北藝穗節首獎。此次再度挑戰乾涸的台東舊縣立游泳池,融合戲曲、藝陣、行為、聲響的環境劇場,打造出夢境、奇幻的白蛇傳故事。 游泳池建於民國七十六年,今年將拆除改建,這是個依地創作與台東記憶有關的紀念與祝福。 https://average-joe-in-day-pool.weebly.com/

本集提及的報導:
https://news.ltn.com.tw/news/life/breakingnews/3294475
台東縣立泳池不能游泳2年了! 女舞者著泳裝溜滑板「乾泳」
https://taronews.tw/2020/09/18/685642/
無人投標7年夢碎 台東游泳池圖書館共構計畫喊停
https://udn.com/news/story/7328/4870023
無人投標7年夢碎 台東游泳池圖書館共構計畫喊停
https://tw.appledaily.com/life/20200917/PGIRYFWFJBAMRAPORHRFXRKRT4/
泳池當舞池? 說好的「泳圖共構」卡關多年默默消失了

Phil Smith,作為場地限定表演團體Wrights&Sites成員之一,Phile Smith長期關注場域限定藝術、地理、行走、觀光等議題,著作有Mythogeography、Counter-Tourism: The Handbook。

台東藝穗節,為台東縣政府主辦的表演藝術節,為公開徵件的方式選取節目,詳見FB Page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TaitungFringeFestival/

歌仔戲,是目前臺灣民間最興盛的傳統戲曲之一,20世紀初葉發祥於臺灣宜蘭,也是具代表性的傳統表演藝術。歌仔戲是以摻雜古典漢詩、漢文的文言文及白話閩南語為主的戲劇。(參考自維基百科)

鐵花村,全名為鐵花村音樂聚落,為台東鐵路貨艙舊宿舍,現在則是以音樂為主的藝文特區。詳見台東製造網站:http://www.zztaitung.com/417/tiehua-2